lei2246580

是蓝神吗?当然!
美丽的蓝胖子。

摩诃迦梨里的大天和那罗延。
╮(•́ω•̀)╭这身高差。不能跟srj的大天同框啊那罗延。

推一个教材视频,人体结构

太太介绍的好东西!

La Note Bleu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UxNDkyOTc2.html?f=23196214&from=y1.7-3


这个微博上就我所知,有三个人推过……确实很有用……是实打实的有用……

【六卷大部头】怖胖这画风多变的汉子!(整理一下……

怖胖这么可爱

oo:


Bhima Jewellers


知名的珠宝品牌哦!!!!




今天在首页看到怖胖和猛光大战期间那段热火朝天的袍泽(不是郎舅吗?)情谊……其实怖胖、猛光再加一个萨谛奇,画风真是美不可堪……


怖军单人挑羯陵迦军——怖军大声嚎叫后,大王啊!他持刀从象牙跳上大象。他登上象王腰背,尊者啊!用大刀腰斩有光。


然后——雅度族之虎、真正英勇的萨谛奇当着猛光的面,取悦怖军…(这是什么修罗场一般的笔法?)


怖军宛如象中因陀罗…一些人看到他,吓得化为五种元素…


猛光只看见怖军的御者除忧,大王啊!他神情沮丧,失去知觉。泪水阻塞话语哽咽,他痛苦地问道:“怖军胜过我的生命,他在哪儿?”……


【【【【【整个大战期间的怖军给我留下的最直观印象,就是独立于血腥惨烈的战场之上,宛如阎摩立于地狱与人间的边界……周围一切人等在这样简直就是“战斗”本身的存在面前都默然垂下头去,只有猛光和萨谛奇一左一右不屈不挠地挠着怖胖的下巴……(这就是取悦……?)


然而对着黑公主……咦我明明记得流放期间为黑公主摘莲花的事——那真是标准的“你要什么我就去拿,谁敢拦着就打死无怨”的画风。


可是可是,摘莲花都不是唯一的一次啊……财神俱比罗到底是怎样倒霉每次都中枪?


话说阿囧去天宫学习之后,剩下的五个人漂流于美丽的山林之间,遇到的基本都是友邦,王仙牛节啦、阿哩湿底赛那啦……最后落脚在财神俱比罗的山里,那里水草丰茂,住着各种药叉罗刹紧那罗……然后,因为黑公主表示“借助你的臂力,我想看看这座山峰”,怖军就冲上山顶,一路上把各种药叉罗刹紧那罗打成狗……


喂其实这里我没有搞懂啊!黑公主要站在高处看风景,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把那些打成狗?因为他们阻拦吗?


事情闹大了坚战带着双子赶紧跑来擦屁股,然而我在这里才发现黑公主根本没跟着怖胖一起上山看风景!!!那怖胖你不是白打了??!!


然而俱比罗微笑着表示啊我没有生气啦,那些药叉是命运注定应该在这里结束生命呀……甚想知道那一刻坚战的内心OS……


【【【【【你以为怖胖是举刀杀尽天下,只为换你一笑的画风吗?才!!!不!!!是!!毗罗吒国怖胖望着黑公主手上因劳作而生的老茧流泪的画面简直美瞎……


怖胖对阿囧其实也很有意思……原书怖胖和双子的互动算不得特别多(我的意思是照顾疼爱双生子,贡蒂三子都是一样的画风,怖胖并没有特别特别突出。但是我刚把采莲花事件重拉了一遍,就看见怖胖至少说了两遍“我(们)不会让娇嫩的双生子受苦受累”……)


可是和阿囧……当然有事也都是抢在前面的,可是感觉不到对双子那种“我来罩我来护你们不准乱动手!”的味道?喷迦尔纳的时候怖胖抢在所有人前面,罗刹钵迦叫嚣着要把怖军煮来吃了阿囧就默默地在旁边紧弓弦(萌死我了……),可是到最后还是该谁的事情谁处理……


胜车劫夺黑公主事件中,怖胖对着阿囧怒道——国王总是发慈悲,你(阿囧)也总是用幼稚的智慧干涉我,我能怎么样呢?!


想想这话中的意味,分分钟笑劈叉。


在圣地篇坚战曾经做出过一次分路的决定,因为路太囧太难走,他要怖胖带着偕天留在恒河之门保护黑公主,等待他自己、无种和猫咪仙人朝圣归来……怖胖表示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不同意,攻主偕天也不会同意……


然后没多久攻主就病了_(:з」∠)_


流放初期,怖军向坚战表示十三年太久只争朝夕,我要打回去!至于理由,对方欺诈我方也可回以欺诈;你让我先回去杀死敌人,你再回来,你便没有任何过错;吠陀说痛苦之中一日等于一年。引经据典设身处地很棒的是不是!然而坚战根本没打算说服他啊…


坚战王亲了亲他的额头,安慰他说十三年后,我信你和阿囧必杀难敌。但欺骗是罪恶,和你这样的勇武不相宜。我做不到说谎,也不希望你去说谎。……然后就OVER了。怖军对坚战发表请战演说,讲了整整一页,坚战摁下去……用了……四行……




有阎摩背书的“最喜欢的人”啊问你怕未!还有自己定性“勇敢骇人的怖军比我的生命还可爱!”……简直跪了。所以那次在渊默那边看到室建陀往事书里面,大战结束之后怖胖胆儿肥得和黑天争夺坚战的“感谢”,我整个人都不能直视……


一股子浓浓的撤侨气场扑面而来ORZ……




摘莲花那一段,他和哈努曼哥哥的互动也特别美……特别美……


还特别写了一句说吹拂身体的风来自神爸爸,消除了怖军的疲惫……

【印神】野猪往世书吐槽&笔记

有趣的神话故事

爱此清凉窟:

楼陀罗之得名和梵天之掉脑袋——楼陀罗降生后,梵天把他扛在肩膀上,第五个脑袋就开始叨叨,告诉楼陀罗未来会被以什么名字称呼,说他会被称为持骷髅者(Kapala)楼陀罗怒极,就把梵天第五个脑袋削了下来,结果头盖骨果然黏在楼陀罗手上下不来了,真是谢顿在上式的预言(。


关于女神——此往世书里对(湿婆)楼陀罗之妻的称谓一直是Gauri高哩,她是语言(speech)的女神。她似乎是由梵天直接创造并给予湿婆为妻。

关于达刹祭祀——梵天令楼陀罗创造万物,楼陀罗觉得自己知识储备还不够充分,就钻进水池里冥想,此期间梵天把高哩放入自己身体里(????)生七仙人与达刹。造万物。楼陀罗读博,啊不,苦行归来,发现创造业已完成,大怒,此时达刹与其他仙人正在
开庆功
party祭祀,楼陀罗带领军队浩浩荡荡杀将来,照例挖跋迦眼,拔普善牙,毗湿奴站出来和楼陀罗互殴,不分胜负,梵天跑出来当和事佬,承诺从此给楼陀罗祭祀里留一份。这内容之古老,挺难想象野猪往世书成书不早于10世纪(还有人说12世纪?)

隔了十来章,叙述者又把这个故事说了一遍,这一次让楼陀罗大发雷霆的是达刹之女问他怎么有人在他不在的时候就造就了万物。嗯,慢慢开始有点样子了。




关于湿婆之妻/达刹之女的自杀——梵天令高哩再次降生为达刹之女,并许配为楼陀罗之妻。但高哩认为,楼陀罗闯入父亲祭祀大闹,丈夫与父亲之间矛盾不可调和,出于对楼陀罗的愤怒而放弃了身体。她始终是被称为高哩的,萨蒂的名字一次也没出现过。


关于高哩的转生——她转生为喜马拉雅之王的女儿,名乌玛,又称为黑天女(Krsna)为得到楼陀罗而修苦行,楼陀罗化身为一老婆罗门来考验她,说饿死了姑娘给点吃的吧,乌玛请他先去河边洗手,楼陀罗便假装被鲨鱼(我觉得应该是鳄鱼,不知是否梵文里鳄鱼鲨鱼其实是一个词,反正都是水怪,经常看见混用)拖住溺水而求救,乌玛认为不应犯下令婆罗门死亡之罪过,于是将他从水中拉出。楼陀罗随即现原身,乌玛由于羞怯而不开口,楼陀罗说:我是和你重修前缘的,如果你愿意,就给我点吃的吧(……)


关于象头神(群主)诞生——众神求楼陀罗造一神,以便移除障碍,楼陀罗望向天空而大笑,群主由是出现,初时群主光彩照人,容貌犹如楼陀罗本人,乌玛盯着他看个不休,结果楼陀罗居然妒嫉了(不明白,不是和你长得一样吗为什么要妒嫉?)诅咒群主长象脸、大肚子,从其愤怒中又生出无数象头半神,遍及天地,能隐身,亦能行善作恶。楼陀罗便让此子成为众象头神(毗那夜迦)之王。这里还是能看得出一点点象头神崇拜和药叉崇拜的关联的。


关于鸠摩罗/室犍陀/古哈的诞生——他完全是湿婆独自生的,但是叙述者开始讲众神吹捧他时又称他为迦絺吉夜,火神子,六母子,意识到不对后还给自己打补丁:“嘛我说的只是室犍陀第一次出生时的事情啦,但是众神知道未来呀,他们知道他第二次出生就会涉及昴星团啦阿耆尼啦一堆妈啦帕尔瓦蒂啦这些事情的。我绝对没有在张口就来胡说八道。”


关于天神们的落花流水关系链——在被阿修罗殴打时,天界诸神的求助顺序如下:因叔被打得落花流水就去找阿耆尼助拳,阿耆尼被打得落花流水就去找阎魔助拳,阎魔被打得落花流水就去找涅哩底,涅哩底被打得落花流水就去找伐楼那,伐楼那和因陀罗一起去找伐由,伐由去找俱毗罗,俱毗罗被打得落花流水就去找基友湿婆,湿婆连打都不打了,直接去找梵天……




关于毗湿奴诞生——此世的毗湿奴是至尊的那罗延为了履行职责用三界造出的有肉体的小号,大号对小号下达的指令是一定要永远照顾好天神,梵天想要什么就照办(。




关于搅乳海——搅乳海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把被达刹给诅咒没了的(……)苏摩再给搅出来。苏摩在这里似乎依然拥有双重含义,既是月神,又是生气(Jiva),分为了两种形态,无形无质维持众生的生命延续,有形体的状态则当了人家发卡。水也被认为是他的形态。这里的说法看起来又挺古老的了。




关于湿婆和毗湿奴——楼陀罗在水中冥想时第一次见到在水里的毗湿奴,他见十一个辉耀如火的人从水中而出,他问那些人是谁,那些人并未回答便离开。随即又出现一个人肤色如云,楼陀罗又问他你是谁,那些人又是谁,此人(毗湿奴)回答那些人是阿底提群神呀,他们是为了保护造物而从梵天冥想中所生。而我是那罗延。


楼陀罗为那罗延宇宙形态打动,赞颂那罗延,那罗延便满足湿婆知晓一切知识的愿望,随后楼陀罗又要了一个恩赐:“你将以某种形态出现,这一形态将崇拜我,承载我,并且从我这里得一恩赐,这样你就能成为众神中最受崇拜者了。”那罗延同意,就变成了一坨筋斗云(……)承载着楼陀罗从水中离开,总共走了一百零一年,并且一边驮着他走一边说,我会成为第十二个阿底提,降临到地面上,以毗湿奴为名,尊你为主。




关于恒河下凡——这里用的是乔达摩仙人引水的说法,虽然其他往世书里也有但是不知怎地这部里的描述尤其惨。乔达摩仙人得到恩惠,道院里从来粮食不至匮乏,某年闹饥荒,有群仙人(后面说是七仙人,文章含糊得很,不确定)就到他道院里求助,乔达摩整天好吃好喝招待他们,结果荒年结束,这帮子人待得不耐烦了想走,又觉得吃了乔达摩那么多欠他的不好直接开口,就用幻力造了一头牛放在乔达摩院子里,乔达摩见牛来了担心它踩坏粮食用水泼它想赶走它,结果那假牛吧唧一下就消失(倒下)了,那群仙人跑出来说哎呀你杀牛了好污秽啊这地方咱们不待了咱们马上就走!可怜兮兮的乔达摩真觉得自己杀了牛,跑到喜马拉雅山修行了一百零一年(真是挺喜欢这数字的)求得湿婆将发辫中的恒河释出,引水到道院净化污秽。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那头所谓牛的真相,怒极,诅咒那群仙人不配称为婆罗门。这群人还耍赖,哎呀迦梨由迦里的婆罗门就会是这样子的啦。一群渣。




关于湿婆变成鹿的故事——湿婆赐福南迪之后告诉他,喜马拉雅山的那一边住着一条蛇叫仙枝子(Slesmataka)那蛇可好了而且他住的地方可漂亮了而且还没有猴子(?)我要变成鹿的样子去找他,你可别告诉天神和天女们啊,说完就消失了。众神大张旗鼓翻遍满世界去找湿婆找不到,南迪也守口如瓶,梵天就悄悄把这事透给天神了,于是天神们就跑到仙枝子森林里,在那里的一个山谷里发现了变化成鹿的湿婆。他在一群鹿中间,宛如它们的保护者,独角,背如熔金,腹如白银,总之就是美得不得了美爆了,众神立即就从山峰上冲下去逮他,因陀罗抓住了角尖,梵天抓住了角的中部,毗湿奴抓住了角的底部,然后喀吧一声把角掰成了三节。湿婆趁机就跑了,还从天上说:你们为什么只冲着我的角来呢?如果你们抓住的是我身体,那么正法的四足将会得以建立,但现在你们只有我的角了。现在我要到一个叫Nagaharad的湖里去住上三万年,直到黑天降生,应因陀罗之请削平山脉,太阳王族的武士会杀光此地的蛮人,建立国家。嗯这说的其实是加德满都……


湿婆变成鹿的角的形态从此被称为Gokanesvara。


这部往世书其实大部分都是宗教仪轨,神话是夹杂在里面的,需要跳着看。感觉上这部往世书似乎从来没有被很好的编纂过,古老的内容和一看就知道是后期的内容混杂在一起,几个派别的内容也混杂在一起,不过大概因此才留下了上面那些奇怪的说法。其实除了这些内容,女神相关(先是杜尔迦,然后是Vaishnavi)和圣地圣河什么的传说也不少,还有鱼和蟋蟀感人的爱情故事什么的,以后有时间再分享吧。



调皮的字幕君 好想看完整版的电影

五花肉猫:

ONV中斯瓦米输掉衣服的片段,假装翻译

意难平

太太说出了我想说的。

爱酒的猫猫大人:


昨晚不幸失眠,深夜辗转反侧之下浏览b站,在葵花误导难敌围上蕉叶那一段视频下发现了这一段评论。心里很难受,愤愤然回复反驳,现在还没有收到那位网友的回复,而自己反倒越来越心绪难平,觉得不吐不快了,想来是偏执病又犯了。


这位网友大概的意思就是说毗湿奴的其他化身都是在尊重规则的前提下惩罚坏人维护正义,这才是体现高智商的规则的维护者的主神范儿,而奎师那指导怖军违反杵战规则,类似于赌局最后要输了干脆直接掀桌武斗,强行胜利。这样不可能以理服人,和毗湿奴神的境界差得远。印象最深的一句是“毗湿奴的行动原理已经被推翻了,遵守规则被坑从三分时代到末法时代一直都有,只有这代直接掀桌。”


我知道这位网友不是无脑黑,甚至应该是很喜欢的毗神的,但是依旧无法容忍他的观点,因为我也是毗神的迷妹,痴迷到想要入教的程度,而葵花恰恰是我最喜欢的化身。


最想要反驳的是"遵守规则被坑从三分时代到末法时代一直都有,只有这代直接掀桌。“及”维护秩序者把秩序按在地上摩擦,直接不守。“


首先,无论是神话剧台词还是史诗原著以及在我心里,毗神不是”维护秩序者“而是”维护世界者“,这两者是末与本的区别。13MB反复强调时代已变,应该与时俱进,除旧布新。规则与秩序也是如此,当日香甜的芒果随着时间慢慢腐烂,难道还要人们强颜欢笑继续咽下去吗?


其次,在我心里毗神从来都无所谓“遵守规则”,他是摩耶之主,所谓浮世规则不过是摩耶中的一环,又如何能套得住他呢?他是神,是这世界的守护者,他从来不会干涉人类命运运行,只是在适当时候做出指引。圆满时代中,人们只要信奉榜样,信奉规则就能得到至福,所以从灵鱼摩磋到人狮那罗辛哈,他们是规则的创立者与维护者,即便惩治恶徒也要在规则的缝隙间游走;三分时代,人心开始动摇浮荡,人之本性与道德伦理出现矛盾分歧,但大部分人依旧信奉规则,想要寻求正确的指导,于是有警告武士尊敬知识者的持斧罗摩,有宁愿忍受相思分离之苦也要为百姓做出榜样的圣君罗摩;二分时代,正法崩坏,所谓规则与道德成为坏人绑缚好人的绳索,于是奎师那横空出世,从一开场的临阵逃脱到最后面对毗湿摩破誓举起车轮,他以一己之力破除腐朽的规则迷雾,直达对人性真正的尊重与守护;(ps,杵战中,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可以攻击腰部以下,只是在怖军找到大腿时回身向他确认的时候默默点头,难道他不点头怖军就不会继续攻击难敌了吗?最后做出决定与付诸行动的是怖军,葵花只是指引。而我佩服怖军不囿于规则的勇气!)末法时代,人心崩坏,妖魔横行,毗神干脆化身为暴力的武士伽尔基,以鲜血清洗尘世的污垢。


我所信奉的毗神从来不会囿于任何捆绑与束缚,他永远都是最为清醒果决的,清醒到近乎对自己残忍的地步。


13MB印象最深的一段是葵花决定破誓动手杀掉毗湿摩,他说,这世上没有什么规则、赐福、诅咒是我不能打破的。巧合的在DKDM里的奎师那为了杀掉阿修罗钵那,甚至也不惜违反自己曾亲口许下的赐福,他说,如果这种赐福已经成为对世界的诅咒,那么我就亲手打破它!


这是在炫耀至高神的强大吗?也许唯有阿周那懂他吧,阿周那扑过去阻止他说:”这样全天下都会谴责你的!“奎师那说:”那我就接受谴责!无论如何,此战过后,我都将受到你不可想象的谴责、诽谤甚至诅咒,但我对此无悲无喜。“葵花没有说错,直到今天,对他的谴责、诽谤甚至诅咒都未停止。


从灵鱼摩磋到雅度奎师那,毗神的化身一步步从神到半神到人,名声也渐渐从吠陀维护者,正法维护者到骗子,牛倌。是他变了吗?变了的是世界啊,神只不过随人心而行动。


摩诃中,即便是丈夫明确表示遮眼我不喜欢,对我毫无帮助,甘拓丽也不愿违背誓言取下遮眼布;毗湿摩明明知道持国和难敌不配为君王,名不正言不顺,到最后甚至发生了令人发指的赌骰事件,但是仅仅囿于对王座的誓言,他依旧不愿行动。类似的例子还有德罗纳和坚站。我想,一是恐惧于破誓便要下地狱的信仰,二是他们承受不了人们谴责德高望重者破誓的压力;第三,还有最为隐秘的一点:他们不愿承认自己之前的誓言、付出已经失去价值。为此,他们可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誓言成为坏人为非作歹的工具,与当初立誓的目的背道而驰。沙恭尼冷笑着看透这一切,将他们的誓言化为绳索,一步步将他们锁死,捆绑在自我感动与痛苦的熔炉里。好人很痛苦,被好人沉默伤害的无辜者更痛苦,唯有坏人们,一边得意地攫取利益还冷笑着鄙视那些遵守规则者的愚蠢。直到葵花出现,他看透了坏人虚伪的伎俩,也看懂了好人们的无奈与不舍,于是他打破一切,该小人时小人,该君子时君子,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凭什么好人就不能用计谋惩罚?凭什么正直者靠自律维护的规则要被你以正法绑缚反过来成为非法的帮凶?葵花彻底放下一切对名与利的执着,于是他无所畏惧,大刀阔斧地推陈出新,还雅利安一个新的世界。


他没有付出代价吗?因为反抗刚沙王的暴政,他违背了当时的所谓君臣伦理与亲情血缘;因为救护那一万六妇女,直到今天他还被叫做淫棍;因为战场举起车轮,杵战中暗示难敌,他被指责违背传统,破坏规则,受到当时人的诅咒,今世人的质疑。甚至有“葵花引发大战,只为消灭人口减轻大地重负”这种无脑传言。


葵花说他无悲无喜,可是我做不到。明明知道主神不会在乎这些,可是我依旧想要倾诉想要为他辩解。其实懂他的人自然懂吧……而装睡的人对他说再多也无用,为什么还要费口舌之争呢?是为了那些容易被诡辩迷惑的摇摆中间者吧,为了自己不平的心吧。


葵花总是找机会该熊就熊,葵花喜欢甜食,喜欢音乐和舞蹈,喜欢一切美好的充满活力的东西。只是因为他淘气爱享受吗?当所有人的喜乐悲苦充斥心中,当预见骇人听闻的悲剧即将发生,却只能尽力引导而尊重他们的选择不去干涉,即便是神也会累的吧?所以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在重负的空隙下带来欢笑,为他人,也是为自己,这或许是神对自己最大的一次纵容吧。


想叫他"小葵“,不是因为那俊美纯净的少年容貌,而是抑制不住的心疼和想要守护的心情。我只是看到几句谣言就坐立不住,小葵啊,当年象城王宫里,你面对着昔日的正义王后的误解与诅咒,又是怎样的心情?


【湿毗】入画

雨落落大方:

 微风吹拂过树叶,涓涓溪流向东而去。正是太阳差不多升起的光景,白雾逐渐散去,万物也开始苏醒。


  画师坐在溪流旁,苦恼的拿着颜料对着空白的画布。他想画下这世间万物,画下这一草一木,画下这勃勃的生机。


  早晨的森林,溪流,开始逐渐苏醒的动物,将升未升的太阳,用来表现万物生机,似乎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画师仍然烦恼着,因为万物的形态并不止这些。除了泠泠的溪流还有奔腾的江河和广阔的海洋,在繁盛广袤的森林外还有一望无际的沙漠和连绵洁白的雪山。而这些景色他绝不可能同时展现在那一张小小的画布上。世间缺少了一部分,就会显得不完整,画师不能展现这种完整,如同让他的心缺少了一部分,让他因此变得不完整。


  画师惆怅着,在内心默默地祷告着,他虔诚的礼赞着那罗延,这维护世间秩序的神明啊,万物因那罗延而焕发生机,他正因此而请求指引,让画布上得以展现这完整的世界。


  画师礼赞完,才睁开眼,就看见一个身形很高的男子站在溪流的对面,他身上装饰着宝石金饰和鲜花,一双莲花眼温柔而纯真。他如莲花一般的双足赤裸地踩在土地之上,却不被丝毫的尘埃所染。


  在他的身上,画师似乎看到了水流,大地与天空,它们既是溪流也是海洋,既是森林也是沙漠,既是万物的演化也是唯一的延伸。画师有所感悟,因而更加虔诚的从心底礼赞着那罗延。那罗延,遍入三界,感知众生。他无处不在也无所不知,因而画师也相信对面的男子便是那罗延。


  画师提起笔画下那罗延,但当他画下那罗延后,他又觉得似乎缺少了什么,画布上明明已是满布的生机。但确实还有说不出的不完整,这令画师立刻又感到烦恼,他抬头虔诚的望向那罗延,他相信这种不完整一定是那罗延使他感觉到的,可是这其中又有什么含义呢,那罗延微笑着回望他。


  他想要开口请求那罗延解答自己的疑惑,那罗延却在他说话之前开口道:“生命被创造,然后生长,最后灭亡,这才是完整。”


  画师不解,他望了望画布,又望了望神明。那罗延的微笑依旧温和而仁慈,而在那罗延的身旁,逐渐显化出另一道人形。这人身穿兽皮而头戴新月,用金刚菩提子来做装饰。尘埃沾满了他的双足却又丝毫不显污秽,他的神情如亘古不化的冰雪,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他所受到的尊崇。


  画师同样虔诚的礼赞了湿婆,湿婆却一言不发,只与那罗延对视了一眼后便也微微有了一丝笑意。


  他仔细的观察着两位神明,揣摩着神明所示的意义。在那一霎那短暂又漫长似永恒的思考中,画师似有所悟。


  万物创造,生长,然后灭亡。循环成轮回才显得完整。有早晨就必然有黄昏与夜晚,有万物的苏醒也就有万物的沉睡,重视生命就不能忽视死亡,热爱光明就不可逃避黑暗。当水与火交融,不生不灭的莲花盛开,这就是万物的演化与唯一的延伸。毗湿奴与湿婆不可分离,就如同生与死紧紧相依。


  两位至高神此时微微朝他点头,便一齐消失。他们司维护与毁灭,推动着宇宙的运行,也聆听每一个信仰者最微小的请求。


  画师怀着极大的喜悦与最虔诚的心灵又开始作画。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笔下的轮廓也逐渐清晰。画中一人着苦修装扮,睿智沉稳。一人着王者衣冠,温和仁慈。二人和谐地仿若一体,正是湿婆与毗湿奴。



米治·徕卡: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说好的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致敬霸王别姬。{10枚入}

【楼诚】补档目录

~小狸子~:

之前的文有一些都被屏蔽了(其实也没写什么不该写的),想补档很久了……当个看文的目录吧,喜欢看文的亲们这样会不会方便一点。


一直断断续续的写,更新比较蜗速,尽量每天抽空写。


然后,感谢关照,感谢喜爱。


先补一些屏蔽的,然后其他的生成时间……随缘吧。


就酱。


 ===============================


 


《一蓑烟雨》


秋意浓:<>、<>、<>、<>、<>、<>、<>、<>;


不良人:<>;


意阑珊:<>、<>、<>、<>、<>、<>、<>、<>;


关山月:<>;


定军山:<>、<>、<>、<>、<>、<>、<>、<>;


如梦令:<>;


清江月:<>、<>、<>、<>、<>、<>、<>、<>;


长相思:<>;


子不语:<>、<>、<>;


忆江南:<>、<>、<>、<>、<>、<>;


番外:《写在睡前的诗》。


 


 《新·撩斋




《青春作伴好还乡》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


 


 


《一晌贪欢》


1)、(2)、(3)、(4)、(5)、(6)、(7)、(8)、(9)、(10)、


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未完待续


 


 


 


 


还有哪些看不了包括连接打不开的麻烦再告诉我一声,再补下。


多谢关照。